暖冬
◎ 祖明江  审核人:
    “大学城的冬天好冷啊,比以往更冷。”
  “其实,这个冬天挺暖的。”
    温度仍旧持续下降,以一种几近残酷的方式笼罩这大地,我还以为这个冬天就这么冷下去了,而我,也就这么孤孤单单的,一个人吃饭睡觉,看书写字自己读。还好,这件事成功驱散这雾霾的阴天,暖了一冬的寒冷,心里变得暖洋洋起来。所以再冷的日子,心热了,生活也会变得暖起来。
    我一直觉得,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于坏人的,虽然被骗好几次,被抢一次之后,我还是这么觉得。最近这件事,更让我懂得,心怀一颗感恩之心立于世上,温暖自己,照亮别人。
    班上的李沁(化名)同学因母亲患上甲亢,服用多年药物后导致药物性肝炎,已处于生命垂危的状态,然而身处破碎家庭的她,哥哥是个癫痫患者,父亲多年前便负了母亲,扬长而去,母亲是唯一的经济支柱,如今这支柱倒了,是她措手不及的,但母亲的病又不能不治,只好花光家里的积蓄,将母亲送往医院。
    想想自己家何尝不是如此?父亲重病,妹妹又因结核病住院治疗,但与她相比,自己却又幸运不少,突然感觉,这个世界上比自己不幸的人大有人在,只要活着,健康生存于世,身处完整家庭,便是一种福气。
    得知这一消息后,作为同班同学的我们,便自发组织捐款,在她妈妈转来省医的第二天,便送去五千多元的捐款。力量虽弱,也总比没有好,何况她一介弱女子,如是我们无动于衷,这叫她如何承担得来?但是五千元于昂贵的医疗费用来说,无异于杯水车薪,同学们不得不再次另想办法,于是便将求助双手伸向全校师生。
    于是,12月15日,我再次被感动,这个冬天很冷,比以往更彻底,但是,这天我却看到了阳光挣脱乌云的束缚,悄悄撒向人间,我看到同学们在食堂门口向全校师生大声吆喝着,声音伴着瑟瑟发抖的颤动,然而却无人言退。同时我也看到同学和老师往募捐箱里一点一滴地注入关爱,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孩子,将自己的零用钱也放进了募捐箱,食堂的职工也纷纷前来献上自己的关怀,络绎不绝的捐助不但暖了寒冬,更是暖了人心。
    谁说的这个世界很冷漠呢?我想我们的心都还是热的,只是不敢轻易燃烧罢了,所以,不要再说世界冷漠了,朋友冷漠了,亲人冷漠了。每个人都冷漠,世界才会冷漠,何不让生命像冬天里的梅花,拥抱着雪花开放,让生命像黑暗中的火炬,高攀着我们的灵魂,燃烧没有热情的黑夜。
  如今那个女孩为了照顾母亲仍未回到我们的集体,如果有幸您能看到这篇文章,可否也伸出援助之手,助她早日回校,顺利完成学业呢?
    今年我们大四,大学时光很快便走完,我想我是多么幸运,能遇到你们,我感谢生命的美好,感谢你们的善良,给予我感动,伴我穿越茫茫寒冬。
 
(作者系2011级预防医学专业学生)

 

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@贵州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 | 地址:贵州省贵安新区大学城贵州医科大学 | 邮编:550025 | 电话:0851-884160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