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游之武侯祠
□庄金香  审核人:

    十六个小时的火车,于清晨到了蓉城。二月末的成都,天气刚好,没有传言中严重的雾霾,没有太阳,亦没有下雨,这样的天气或许更适合用心灵去出游。
    到传闻中春熙路,在早已订好的酒店放下行李,洗漱收拾一番,洗去等待的疲倦,用得体的衣着妆容,开始这场与成都的约会。
    于是真正的约会从一个成都本地的好友的相陪开始,感谢方便的交通,我们很快到了那个容纳着无数故事与传奇的武侯祠。“桃园重义石”,还未进门内,这块屹立在门旁的巨石,瞬间把我这个痴人带入到那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风起云涌的时代。
    最美的时期不过于学生时代,多去见识一番,也更好践行先贤的那句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于是这里连门票都是半价。
    踏进了这个在诗歌与历史偏爱的地方。立在门内的是一大面古朴的墙,这面墙遮住后面的一切,比犹抱琵琶半遮面还要朦胧。越是无法看到的便越是让人好奇,这墙,让我记起一个故事:以前有座庙,修好之后风景卓然,在门外一眼便可览遍寺庙里的一花一景。可是香火不多,有个高人便出了个主意,让住持在门内修了堵墙,好奇心让这座寺庙香火从此旺了起来。人都是有好奇心理的,不是看穿一切才能吸引人。今天这堵墙同样的让我有很深的好奇感,但我觉得它的存在更像是守护着武侯祠的庄严,在日新月异的繁华中保有他自身的气节。
    绕过这面高墙,眼前翠树环绕的景色还有悠远清脆鸟鸣声,让我想起了一首诗:丞相祠堂何处寻,锦官城外柏深深,映阶碧草自春色,隔叶黄鹂空好音。走入这里会让人不知不觉唤起所有对文学诗歌的记忆,脑海会不停搜索,来表达呈现在眼前的景象。最后费了一番苦心才觉得,所有言语都不足以表达,若有恰如其分的,那便是古代大家们留下的诗词歌赋,穿越千百年时空我们与那些文人墨客有了深切亲密的情感共鸣。
    那门联上的一幅幅对联,每一联都是千古绝唱,还记得读书时一直记在心里的: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。看着门前这些的对联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    往前,看到诸葛先生像顶上挂着“宁静致远”,先生像右边的是诸葛瞻,想起孔明先生告诫瞻的话: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博学无以广才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犹记得当时在喧闹环境中,老师以此训催我们奋进。
    武侯祠,之前以为诸葛先生最为出名了,到了这里会发现,却是满满的三国气息,为我们讲述着三国,那个曾热血沸腾,金戈铁马,英雄辈出,情义交织但已远去的时代痕迹。
    走着走着,到了结义园,手摸着石像,石头的纹理划着我的指腹,沙沙地通过我的手指传递给我那时的记忆:那时桃花盛开,流水清冽叮咚,三人跪天跪地结为生死兄弟,永不相弃。血与泪的深情在多年后的今天依旧感动人心。
    再走着,到了惠陵,这儿埋着刘备与他两位夫人。绕着慢慢地走一圈,不禁感慨,一位帝王身后安眠千年的地方,如此简单朴素。不禁让人生疑,这是否真的埋了这位史上如此有名的枭雄。
    在这里,你总会被莫名的情怀给感动。连来这里的垂髫小儿,看着这一景一情都在向父亲母亲问询埋在岁月怀里的往事,孩子问得很是认真,父母也是耐心的讲解,生动丰富,让人不禁地驻足倾听。一个个故事听完,都会意犹未尽,亦都会收获良多。我佩服创造这些传奇的人物们,同时也佩服这些父母亲,对这些事信手拈来,如说书般精彩激动人心,我这匆匆的路人都沉浸其中,估计孩子的一生都难忘此情此景与那段传奇的历史。这一幕真的很美好,我被这份美好射中心头,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痕迹,文化与历史的铭记与传承,父母与孩子的温情相对。真想有一天,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这里,告诉他这里曾发生的传奇。
    走出武侯祠时尤其眷恋着武侯祠里的水,她很深很清,美得很纯粹,水流着流着,一个不经意间就流到了我的心里,汇成了一汪清泉,倒影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 (作者系2014级食品安全专业学生)

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@贵州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 | 地址:贵州省贵安新区大学城贵州医科大学 | 邮编:550025 | 电话:0851-88416043